透明桌面,早点让孩子学编程
分类:科技

更新:据卫报报道和连线报道,在连线刊文认为克雷格•斯蒂文•赖特即中本聪之后数小时,澳洲警方突袭并搜查了他的家,但警方称此次搜查是税务相关,与比特币没有联系。卫报援引路透社记者称,赖特的办公室也遭到了搜查。

2015年1月9日,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授予了计算机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尧学及其团队。但这一奖项立刻引发了争议,许多研究者认为这一项目太偏向工程,太过普通,《科学》杂志的官方网站也对此进行了报道。

从战胜最顶尖的国际象棋选手到驾驶飞机,再到进行股票市场的交易,计算机在现代生活的各个领域无孔不入。自从AlphaGo战胜李世乭以来,有人开始惊呼:“为机器主子服务做准备,现在开始学编程!”当然,也有人选了另外的一条路:我是不学了,还是让我的孩子学吧……

(果壳翻译班/编译)在拉斯维加斯召开的比特币投资者大会上,他的脸在3米高的半空中俯视着全场观众。但对在场的绝大多数人——深谙加密或金融的极客们——来说,克雷格•斯蒂文•赖特(Craig Steven Wright)只是个无名之辈。

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张尧学提供了一个视频链接,展示了基于透明计算的“透明桌面”项目的运行状况。但是,网友很快发现其中一段帮助文本是英文。经搜索发现这段文本来自加拿大软件工程师约丹·约丹诺夫(Iordan Iordanov)的远程桌面客户端bVNC,这是一个“开源软件”,源代码是公开的。

不过专家表示,尽管计算机无处不在,孩子们尚未对这项技术的理解和使用做足准备。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很多家长开始给孩子使用“学习编程”的应用程序和玩具。这些玩具按照适用年龄分类,从机器海龟到专为儿童设计的可视化编程语言,涵盖了多种类别。不过“可编程机器人”或《雪人游戏》,能把一个孩子培养成下一个艾伦·图灵或者斯蒂夫·乔布斯么?

通过Skype视频电话,这个44岁的澳大利亚人出现在了会议室的屏幕上。他身着黑色上衣,皱巴巴的衬衫,没系领带,棕发仔细地梳成中分,在比特币爱好者中不起眼至极。他的名字不在大会的特约嘉宾名单里。甚至连大会的组织者,一位名叫米歇尔•赛文(Michele Seven)的比特币博主,似乎也对观众不知道他打来干嘛感到担心。几乎还没等到赖特自我介绍完毕(“曾在学术界工作,研究方向谁都没听说过”),她就打断了他。

图片 1视频截图。可以看到叠加在PPT界面上的帮助文本是英文:“Direct, Swipe Pan: Swipe to pan around...”

图片 2 从小开始学编程好吗?图片来源:nytimes.com

图片 3通过Skype出现在比特币投资者大会上的Craig Steven Wright. 图片来源:smh.com.au

果壳网为此对约丹诺夫进行了专访,他在专访中表示,根据视频可以明确判断出透明桌面肯定使用了他的代码,而且他的代码在其中应该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只要项目组愿意将他们的完整成果按照开源软件协议公开源代码,那就不算是违反了软件业的原则——不过,学术领域的原创性就另当别论了。

“编程玩具”有用吗?

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的计算机教育研究者安德鲁·柯(Andrew Ko)说,目前我们还没法确定这一点——这是因为针对这一主题的研究少得可怜,甚至少于对传统课堂外的研究。“我们对于计算机教学方法的认识还很不成熟”,柯说道。

研究人员认为,编程app和玩具不应取代用于传统童年活动的时间,无论是玩泥巴还是学习阅读。但另一方面,较早接触这些产品能培养孩子们的热情,这可能成为他们在未来从事计算机科学的动机。对大多数幼儿来说,他们需在掌握读、写能力后才能使用编程app和玩具。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通过玩具学习编程最基础的结构单元,例如通过简单的按键就能对小海龟的运动进行编程。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清楚较早接触编程应用程序或玩具是否可以使这些孩子更聪慧,我们甚至不确定这能否帮助他们成为更优秀的编程者。“很多家长存在这样一个误区:如果我把所有的编程玩具交给孩子,他们就能成为编程天才,”舍娜·瓦迪亚纳谭(Sheena Vaidyanathan)说道,“但我并不认同这样的方法。对儿童来说,在泥巴地里玩耍与玩益智游戏同等重要。”

同样的,柯介绍道,一些研究认为将计算机科学带入课堂有利于培养学生将来的计算机技能,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在课外时间开小灶玩编程游戏能起到同样的效果,也没有某种编程玩具及app能保证使孩子成长为下一个本贾尼·斯特劳斯特卢普(Bjarne Stroustrup,C++的设计者)。

“一些人认为这些玩具能促进孩子们学习编程。这种观点并不错,不过它们能起到的帮助可能只是编程学习中最初的1%,”柯说道。

“这些编程玩具教给孩子们的并不是多么高深难懂的东西。通过这些玩具,孩子们意识到计算机科学并不可怕,他们能从学习中收获信心,”斯坦格拉斯解释到。尽管这些游戏和玩具能提升孩子们的学习动力,但柯强调,目前的研究无法为这种动力的持续性提供证据,因而这样的动力是否能延续到真正的计算机编程也就不得而知。

图片 4一种编程入门的“游戏”。和它类似的软件还有很多。图片来源:livescience.com

 “等一下,你是谁?”她笑着插话道。“你是个计算机科学家么?”

果壳网:你能简单介绍一下你的项目吗?

孩子们用什么学编程?

Code.org是一家旨在帮助更多人接触计算机科学的非盈利组织,其产品与市场部的副总艾丽丝·斯坦格拉斯(Alice Steinglass)介绍说,有很多以图像为主的编程游戏及app适合五岁及以上的儿童使用,例如可以让孩子们编写自己的故事和游戏的ScratchJr,用可视化语言教编程概念的The Foos,以及能在计算机游戏中学习编程的Lightbot。斯坦格拉斯补充到,“7岁及以上的儿童就可以使用简化的可视化编程语言,如Scratch、Tynker。”

柯介绍到,进入初中以后,孩子们的思维更加复杂,因而他们能够对其他人可能的行为建立预测模型。同样在这个年纪,他们能对较长段落编程的运行结果进行预估,这意味着他们有能力应对真正的编程语言。

“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具备了制作机器人的能力,比如制作一个警报器来检测淘气的弟弟有没有偷偷溜进自己的房间。”计算机科学教师,加州硅谷洛斯阿尔托斯学区小学及初中阶段的课程设计师舍娜·瓦迪亚纳谭(Sheena Vaidyanathan)说道。“孩子们也可以利用Arduino这样公开的免费程序,或是Raspberry Pi之类的袖珍计算机来制造自己的机器人和其它小型装置。他们甚至可能在这个阶段具备了应对真正的编程语言(例如Python和C语言)中基本原理的能力。”舍娜补充到。

图片 5你是在什么年纪学会Python的?图片来源:codecademy.com

 “我啥都会一点,”赖特答道。“我有个法律硕士学位,还有个统计硕士学位,还有几个博士学位……”

约丹诺夫:我的bVNC是一个虚拟网络计算(VNC)客户端,它是在远程桌面客户端代码库里的源代码基础上开发的。这个代码库里面还有好几个其他的项目——其中有一个名叫aRDP的远程桌面协议(RDP)客户端,一个名叫aSPICE的独立计算环境简单协议(SPICE)客户端,还有一个名叫Opaque的红帽企业虚拟平台开源版(oVirt/RHEV)客户端。这后两个软件包,可能就是透明桌面项目的基础。

早点接触编程,有好处吗?

较早地接触计算机科学对于女孩以及传统观念上的少数族裔尤其重要。根据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数据,在2012年只有14%的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归属于女性,而这一数值在少数族裔中也不到20%。一些研究表明,较早地接触编程可以帮助缩小性别与族裔之间的差距。例如,一项由谷歌开展的研究发现,较早地接触计算机成为促使女生在大学专业选择时坚持学计算机的因素之一。

斯坦格拉斯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在编程基础课上,当第一次接触计算机科学的学生发现他们的同学已经有数年做黑客入侵学校网络或是编写python语言的经验时,他们会感到十分恐慌。“这就像你参加一门汉语入门课程时,发现班里其他同学都是说汉语长大的,这会让你感觉很失落。”斯坦格拉斯说。

图片 6还有一个隐藏的问题是,编程课会成为新的“钢琴课”、“奥数课”吗?图片来源:poshtiger.co

大多数玩具的目的是让孩子们解决“开放性趣味问题”,并能够享受这种感觉。这些玩具的另一项作用在于,让孩子们在克服与机器人交流过程“挫败感”的过程里,收获勇气与毅力。柯与他的同事发现,勇气、坚持、逐渐成长的思维模式,或是对“通过练习就可以取得进步”的信仰,可能是成长为编程高手的关键素养。在今年五月的人机交互特别兴趣组会议上,这一成果将予以展示。

“从我们的研究中很容易看出,每个人都可以学习编程。编程并不是与生俱来的,也没有哪个基因会导致你成为geek。”柯总结到。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技能对孩子们的帮助不仅局限于计算机本身。“无论你学什么,无论是不是编程,你在学编程时的收获都能助你一臂之力。”舍娜说。(编辑:Jerrusalem)

 “你是怎么听说比特币的?”赛文再次打断了他,似乎还在试图向观众澄清赖特到底是何方神圣。

它允许用户连接到远程设备上运行的远程桌面,可以选择使用多种协议。目前支持的协议是VNC,RDP和SPICE这三种;除此之外,我的客户端还支持oVirt/RHEV架构,使用的是一个叫做libgovirt的红帽二进制库。而且,它还提供SSH隧道功能,提供额外安全性。

赖特整整停顿了三秒。“嗯。我和比特币打交道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他顿了一下,“我一直试着……试着保持低调。呃……”他看起来似乎在忍笑。随后,大会组织者继续正常议程。

一旦连接到了远程桌面,用户就能输入文本或操纵鼠标和远程桌面互动。远程鼠标操纵可以使用多种输入模式,包括直接模式、模拟触控板模式和单手模式,每一种有不同的优缺点,取决于用户喜欢如何使用他们设备的触屏。

赖特终究没有把这句话说完。在他七年的无名生涯中,这样的事情想必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而根据《连线》杂志过去几周来的调查,此刻,他强忍冲动而没有说出的那句话可能是:

果壳网:你的项目的版权状况如何?

“我就是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比特币的发明者。”

约丹诺夫:我使用的授权是GPLv2或者v3,不同子项目版本有差异。这一授权允许别人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使用我的代码,具体条件可参见GPL相关条目。大致说来,这些条件可以部分概括如下:

图片 7比特币的官方网站宣传。图片来源: 截图

如果有人在我的项目基础上创作了衍生作品,并且不是留作自己用,而是分发给别人,那他们必须把整个衍生作品的完整源代码也公布出来。而且,对于这些源代码他们只能使用GPL授权,不能换成别的授权。

扑朔比特币,迷离中本聪

自从2009年1月9日问世以来,这种以“中本聪”的假名发布的天才的电子货币已经从书呆子们的新奇玩意儿,变成了一项经济奇迹。现在,从国际汇款到在线毒品走私,比特币被用于各式各样的经济活动,总价值已接近50亿美元。而中本聪自己——无论他到底是谁,似乎握有价值上亿美元的比特币(在2014年比特币价格的峰值,价值可能达到了10亿美元)。但比特币发明者的真实身份始终是个谜团。从《纽约客》到《新闻周刊》,许多媒体都曾试图揭开中本聪的真实身份,但大都无法做出确定的结论;被《新闻周刊》声称是比特币创始人的那个人,甚至否认与密码学有任何联系,更别提加密货币了。可以说,把全世界寻找中本聪真实身份的人的努力成果加起来,也连他真实身份的边都没有擦到。这个21世纪最为难解的奥秘之一,其答案除了对加密爱好的小圈子意义重大,还有着真实的经济影响。

在过去几周中,《连线》杂志取得了迄今为止关于中本聪的真实身份的最强有力的证据。种种迹象表明,这个从未被中本聪猎人们视为候选人的克雷格•斯蒂文•赖特,却符合比特币创始人的几乎所有特征细节。虽然掌握了大量证据,但我们仍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中本聪的身份之谜已经揭开。但是,从目前的的证据来看,两种情况的可能性远超其他:赖特要么真的发明了比特币,要么是个出类拔萃的骗子并且十分迫切地希望人们相信他就是比特币的创始人。

所以,他们的项目也应遵循GPL,具体什么版本取决于他们用了哪些子项目。bVNC,aRDP和aSPICE的协议是2版,而Opaque则是3版。

证据如下:

指向赖特的第一个证据出现在十一月中旬,当时,一个与赖特关系密切的匿名来源开始向一位笔名为格温·布兰文(Gwern Branwen)的独立安全研究员兼暗网分析师泄露文件。布兰文向《连线》杂志提供了这些文件,而它们立即导向了中本聪和赖特之间的一些直接、公开可见的联系:

  • 赖特博客上2008年8月的一篇博文,这篇博文比2008年11月发表在一个密码学邮件组中的比特币白皮书引言还要早上几个月。在这篇文章中,赖特提到自己想要发表一篇“加密货币的论文”,并提及了“三重记账法”(Triple Entry Accounting)——金融密码学家伊恩·格里格(Ian Grigg)发表于2005年的一篇论文的标题,其中概述了一些类似于比特币的设想。

  •  同一博客上2008年11月的一篇博文。在这篇博文中,他要求想要联系他的读者使用PGP公钥加密信息,而这个公钥明显与中本聪有关。PGP密钥是一串独特的字符,能让加密软件的用户收到经过加密的信息。博文中的公钥储存在麻省理工大学服务器,检索服务器的数据库,可以发现它关联的邮箱地址是satoshin@vistomail.com,这和中本聪用来向密码学邮件组发送比特币白皮书的邮箱地址satoshi@vistomail.com非常相似。

  •  赖特发表于2009年1月10日的一篇博文(现已删除)的存档。文中写道:“比特币的Beta版明天就将上线。它是去中心化的……我们会尝试直到它成功。”(博文显示时间是2009年1月10日,较比特币正式发行晚一天。但如果博文是居住在东澳大利亚的赖特在当地时间的9日午夜后发布的,仍然早于比特币发行的时间——美东时间9日下午三点。)不久后,博文内容被一段相当晦涩的文字所代替:“比特币——换言之,你丫真多管闲事啊……有时候,藏东西的最佳地点就是在光天化日下,这一点总是令我惊奇。”今年10月后的某日,这篇博文被完全删除。

图片 8赖特2009年110日的博客截图。博文显示,他在当时正计划发布比特币。该博客已经被移除。图片来源:WIRED

除了这三篇博文外,我们还收到了能够确证赖特与中本聪之间联系的一系列被泄邮件、手稿和会计报表。其中一封被泄的电子邮件是赖特2008年6月写给他的律师的,在这封邮件中,他设想了“一个P2P模式的分类账”——这明显指的是区块链,比特币的交易的公共记录——远在这一概念公开发表之前。邮件还提到了一篇赖特计划在2009年发表,题为《不依托受信第三方的电子货币》的论文。 

另一封被泄邮件是赖特寄给他的密友和知己,计算机取证分析员大卫·克里曼(David Kleiman)的,寄件时间就在2009年1月,比特币发行之前。在邮件中,赖特和克里曼讨论了一篇他们共同写作的论文。赖特还谈论了要不要让雇主买断自己现在的工龄,所得的钱去投资几百个计算机处理器来“让(他的)想法成真”。此外,还有一份克里曼(他于2013年4月去世)为作者的PDF文档,在文档中,他同意掌管一个代号为“郁金香信托”的信托基金,其中存有110万比特币。这份文档签有克里曼的PGP数字签名,一种确保签名后文档无法更改的加密技术。

这个有着百万比特币的宝库——郁金香信托——和一笔在比特币的区块链上长期可见、被普遍认为由中本聪持有的神秘财产数量相同。除了中本聪本人以外,还没有哪个已知的个人拥有数量如此巨大的比特币;而且,也只有中本聪本人能在比特币史上的这么早的阶段,积累起如此数量的比特币,当时,比特币还能用相对较小的处理能力“挖”到。这样的比特币超级钱堆只有这一个,而这笔备受关注的钱财在整个比特币史上还没有被交易过。

赖特的比特币财富的另一条线索并没有泄露给连线杂志,而是显示在了一家顾问公司麦格拉斯尼克公司(McGrathNicol)的官方网站上:莱特所创建的诸多公司中,有一家名叫“热线”(Hotwire)的公司,它是为尝试建立基于比特币的银行而创建的。在网站上,热线公司的清算报告显示,这家成立于2013年6月的创业公司是由赖特持有的一批比特币注资的,当时折合2300万美元。它的价值等同于现今的6000万美元。公司成立时,赖特仅对于该公司的投资就超出了当时存在的所有比特币的1.5%,对于比特币世界中的一个无人知晓的投资者来说,这可是个令人奇怪的大数目。

还有更多的线索在继续:一封赖特于2014年1月写给某位同事的电子邮件被泄露了,在邮件中,他谈到了和澳大利亚政府的一些税务争端。赖特似乎还想用中本的名字来对新南威尔士州参议员亚瑟·赛诺蒂诺(Arthur Sinodinos)施加影响。赖特在邮件中问道:“如果我们的日本朋友从隐退中复出,会有影响力吗?”与此同时,邮件中还包含着一份签着“中本聪”名字的,写给参议员的邮件草稿。不仅如此,一份赖特2014年2月与律师和税务官员的会晤的会议记录副本也被泄出,记录显示,他在盛怒中说道:“我非常努力地隐藏我从2009年就开始操作比特币的事实;等这一切结束时,我想半个世界的人都他妈的会知道。”

关于GPL授权的详情,请参见这两个链接: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透明桌面,早点让孩子学编程

上一篇:事件惹的祸,部落冲突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