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掌握好焦距的秘密
分类:科技

(LH/编译)虚拟现实技术将会极大地改变电影与游戏,但还有一些人看到了这个蓬勃生长的科技的一个更崇高的目的:给世界上贫穷者和弱势者更好的生活。Oculus Rift的创始人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和他的首席科技官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甚至讨论起了将虚拟现实带给大众的“道德重任”。

谷歌和Facebook,一个是高科技产业的霸主,一个是互联网时代的新贵,在IT人士看来,前者是世界上最具工作乐趣的企业之一,并且能提供极具竞争力的待遇;而后者则是个初生的孩子,但拥有庞大的潜力。近两年来,跳槽到Facebook的谷歌员工越来越多,包括谷歌地图之父拉尔斯拉斯穆森在内的诸多谷歌高管都选择了Facebook作为下家。那么这两家互联网巨头的工作环境又有何不同呢?

社交网站的头像、照片都是那么英俊潇洒、国色天香,当你终于按捺不住约其见面时,下场往往只有一个——见光死。很多人都会把原因归结到强大的PS和各种美图软件上。但是,即使是未经PS的照片也会因相机焦距不同而真实情况产生差距。

正如拉奇爱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想过得幸福,但让所有人得到他们想要的所有东西是不可能的。” 但是,虚拟现实可以为数十亿人呈现所有那些富人们视为理所当然的东西的虚拟版:徜徉卢浮宫,扬帆在泛着金光的加利福尼亚海岸,或者只是坐在一片草地上,仰望头顶纯净湛蓝、没有雾霾和污染的天空。“虚拟现实可以让任何人在任何地方拥有这些体验。”拉奇说。

曾经在谷歌和Facebook都工作过的大卫·布拉金斯基为我们道出了在两家企业工作的不同之处。

同样的用光,同样的参数,甚至模特脸上的笑容都一样,只要你使用的镜头不同,拍出来的人像就会大相径庭,美丑分化十分严重。最近,摄影师斯蒂芬•伊斯特伍德拍摄了下面这组照片,验证了这一事实。

图片 1虚拟现实或许可以让数十亿人体验到这样的美景。图片来源:vw3d.wordpress.com

谷歌像研究生院,Facebook像本科学校

布拉金斯基说,谷歌人更重视研究和解决高难度的问题。在谷歌,所有事都必须精雕细琢,每一行代码都要写得很完美,每一个程序从一开始就为大规模的用户量而编写,有一大堆专家来专门审查程序的设计过程。

而在Facebook,只有在需要解决某个问题时,员工才会着手去做。大多数时候,Facebook的员工不会对项目进行调研,也不会去请教专家该怎样以“正确的方式”去做某个项目,他们所做的就是:坐下来,泡杯咖啡,开始写代码,然后保证这些代码能顺利运行。

图片 2

卡马克,一个探索3D图像的先驱者,已经秉持这个使命二十多年了,但直到最近,虚拟现实背后的科技才跌到了这样的价格点:虚拟现实头戴设备可以像一个便宜的智能手机一样廉价了。卡马克表示,这使得利用虚拟现实技术来改善全世界人们的真实生活成为了可能,甚至包括那些不那么幸运的人们。

谷歌以技术为重,Facebook更重视产品和用户体验

不夸张的说,谷歌是由工程师们建立起来的。布拉金斯基说:“只有在技术上达到高难度和高标准的项目才算完成了。”在谷歌,决定项目成败的大多是软件工程师们。

而马克·扎克伯格则是“产品为王论”的大力提倡者,他花费大量时间来改进产品的用户体验,把网站的视觉效果和使用感作为最重要的评价指标,因此在Facebook,设计师们的话语权更大。

点击 这里 看大图。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虚拟现实,掌握好焦距的秘密

上一篇:你觉得要取消吗,追踪罪犯的手机应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