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芳华犹在
分类:技术

1、

《时间之问》是一部作者和学生对话交流的“记录”,选取“时间”作为跨学科讨论的媒介,联接起数学、天文、历史、集成电路、中国古代文化等不同学科,这些话题像一颗颗散落的珍珠,被“时间”这根主线串联起来。这里既可以遇到祖冲之、郭守敬、庞加莱、Price等大科学家,也会发现庄子、博尔赫兹、史铁生、柏拉图等文哲大家。

时间就像沙漏

“欢迎光临!”她在蛋糕店门口踟蹰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推开了店门,店员迎了上来热情的问她,“请问您需要什么吗?”,她抿了抿嘴,略显迟疑的开口说:“嗯,我想买一个生日蛋糕。”“好的,您请到这边来,这边都是现做的生日蛋糕,看有您喜欢的吗?”她随着店员走到店的左边,那里摆满了琳琅满目、香气迷人的蛋糕。

  • 全部内容--> 《时间之问》 | 系列目录

总是在以抓不住的速度流逝

她隔着玻璃柜门,仔细的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蛋糕款式。她盯了半天,睫毛微微颤动,牙齿不知何时已经轻轻咬住了下嘴唇。店员见她目光停驻,马上试探的问到:“您喜欢这款吗?这款蛋糕可是我们店的经典款哦,用的都是天然奶油和新鲜水果,这几年一直都卖的很火的,而且每家连锁店都有的。”她一时语塞,叹了口气点了点它旁边的一款说:“我要这个!”店员讪讪的笑了,尴尬的说了声:“那您稍等!”


转眼2017年仅剩11天了

她左手拎着包好的蛋糕,右手推开了蛋糕店的门,刚要走出去,就被对面来的两个人给轻轻撞了一下。

《时间之问21》登上《Nature》的音律高人(上)

这不等人的时间

2、

引子:100多年前,著名科学期刊《Nature》刊登了一封来自遥远东方学者的来信,探讨并指出了西方声学著作《声学》中的一个错误。《Nature》的编辑和审稿人惊奇地发现这个问题早在数百年前就被明朝朱载堉研究过,并且是以如此简单的实验方法得到的。

在你还没透彻了解那些文字时

“哎呀——”她下意识的低头护住了蛋糕。对方一男一女,男的忙不迭的说:“不好意思啊,你没事吧!”她一听声音忽然呆住,低着头,偷偷的去看对方的脚,那双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鞋子映入眼帘,那是她买给丈夫的。


就带走了它的创作者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慢慢的抬起头,目光定在了对面那对男女的脸上。男人的脸色突然晦暗了许多,眼神闪躲着,身形也逐渐僵硬起来,旁边的女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疑惑的问着他:“怎么回事?认识吗?”

一周后,学生和老师又见面了。

唯有作品得已长存

她看着男人吞吞吐吐的挤出几个字,“不,不认识,就,就像一个认识的人。”一阵冷笑爬上脸颊,她握紧了手里的蛋糕盒子,冷冷的说:“不好意思,请让一下好吗?”

“上次我们说到朱载堉想出了计算十二等程律的方法,解决了三分损益法不能完美返宫的问题。”老师说道。

屠岸

男人赶紧拉着女伴走进了蛋糕店,她愣愣的站在原地,雾气涌上了眼睛,一阵模糊。她吸了吸鼻子,扭头又看了眼蛋糕店里面,只见刚才那对男女,手挽手十指相扣,站在蛋糕柜门前挑来挑去,和那些年她和他一起在蛋糕店选蛋糕的情景一模一样。

“嗯,朱载堉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

2017.12.16逝世  享年94岁  代表作《济慈诗选》译本

她看着店员端起了刚才那个她没要的经典款蛋糕,放进了打包的盒子里,那个男人对着女伴一笑,眼里全是宠溺。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她抬手用蛋糕遮住脸,落荒而逃。

“不过,三分损益法也有可取之处,就像牛顿力学定律虽然无法准确计算接近光速的运动,远不如狭义相对论准确,但它在日常工程计算中仍管用。”

Q:大家都如何安排自己的空余时间的?我一般都是拿来看玛丽苏小说,但越来越觉得太颓废了,求指教大家都会怎么利用休闲时间!

3、

“嗯,用朱载堉的十二等程律计算得到的第七律和五度非常接近,几乎听不出来。”

我觉得你这样确实颓废。如果你想换一种气质来生活,不妨在休闲的时间读读诗。推荐你读一读屠岸翻译的《济慈诗选》这本译本还获得过鲁迅文学奖翻译奖。诗歌本就是难懂的东西,所以建议先看译本。

用钥匙开了门后,她甩掉鞋子,几步走到沙发前,把蛋糕放在了茶几上,瘫坐在沙发里,用手捂着脸,弯着腰,头埋在双腿之间,呜咽了许久。

“不过,反过来说,相对论毕竟是对牛顿经典定律的一次革命性突破,而朱载堉的十二等程律也是对三分损益法的历史性创新。”

济慈在写给兄弟的信中提到过一个诗学的概念,叫做“negative capability”,屠岸先生将之译为“客体感受力”。屠岸先生说:“诗歌所要歌颂的对象即为客体;‘客体感受力’意即放弃自己原有的思维定势,拥抱歌咏对象,将感受表达出来。我非常信奉这个诗学概念。”

去年的今天,她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和儿子一起等着丈夫回家。丈夫回家后,并没有像往年一样带回来她最爱的那款生日蛋糕,而是直接甩给她一份离婚协议。倔强如她,没有多问一句,直接在协议上签了字,带着儿子就离开了曾经的家。

“是的,可是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偏偏是朱载堉而不是别人发现了十二等程律?”

屠岸先生的众多译作中,他本人最喜欢的也是《济慈诗选》。他感叹道:“济慈是为诗把一生都奉献掉了。”而你能在这本译本里看到两个相似灵魂对诗歌共同的热爱。

离婚后为了省钱,她找了间简陋的两居室,把儿子转到了新家门口的一所小学。第一次去新学校上学那天,她给儿子脖子上挂了一串钥匙,告诉他,以后放了学可以自己先回家,儿子极懂事的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这样问呢?”老师问道

△屠岸译本《济慈诗选》

想起了儿子,心里多出了几分温暖缱绻起来,她从两腿间抬起头,用手抹了把脸,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5点了,儿子快放学了,她赶紧站了起来,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又钻到厨房里忙活了起来。

“中国历史这么悠久,人才如此荟萃,朱载堉的前人就没有优秀的既懂音律又懂数学的奇才吗?这些人中难道就没有想到十二等程律吗?”

——回复选自How答主 巴塞罗那不眠夜

4、

“哦,你说的对,朱载堉之前确实有过许多数学音乐奇才,他们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

背个包就能跑遍全世界,只想通过自己的镜头定格世界

宫保鸡丁、糖醋排骨、红烧鲤鱼……全是儿子爱吃的菜,她满意的看着满桌的菜肴,想象着儿子大快朵颐的样子,开心了许多。她又抬头看了看表,6点多了,儿子怎么还没回来?

“他们是谁呢?”

余光中

她走到窗前,往外看了看,天已经黑透了,小区里的路灯也暗暗的,投射在树叶上,影子在地上斑驳,风一吹,那影子抖了几抖,莫名的,心头乱乱的。

“例如汉代的京房,他用三分损益法一直计算下去,得到了53个音律。为了和甲子60相对应,他又额外算了7个音律,最终达到了60律。”

2017.12.14逝世  享年89岁  代表作《乡愁》

她伸着头,努力的往远处看,远处有几个小孩又蹦又跳的,但看不太清脸,似乎在往这边儿来。她把眼睛眯了又眯,头伸了又伸,又伸手把窗户擦了擦,刚想再仔细看看,忽然想起来,儿子早晨出门的时候给她说,下午学校有兴趣班,会回来的晚一些。忽然间,又有点沮丧,“哎,饭做早了。”她自言自语着。

“哇!一个八度里有这么多音律。”

Q:从幼儿园开始,就经历过各种转学,在上海生活过十几年,高中又是在故乡连云港读的,大学又在杭州读了4年,感觉自己的经历像是一个没有根的人,偶尔会想究竟哪里才算是家乡,或许都不是。你们有过类似的经历和感受吗?

5、

“可是,还有更多的呢!钱乐之继续用三分损益法算下去了,居然算到了三百六十律。”

你还记得以前在课本里出现的,余光中的那首《乡愁》吗?以前上学的时候还小,所以读起这首诗还没有什么感受。但是长大后漂泊在外工作后,再回想起这首诗,心里总是泛起酸涩。

“叮铃铃——”手机陡然响了起来,屋里没开灯,声音突兀,吓了她一跳。她赶紧跑到玄关处,拿起手提包,在里面摸了一会儿,掏出手机一看,按了接听键。

“三百六十律?!我怀疑他的耳朵到底有多灵敏,能在一个八度内区分出三百六十个不同的音调。”

时常在深夜里会想:我真得属于这座城市吗?好像不属于,这里的光怪陆离,这里的满目繁华,都与我格格不入。

“妈。”

“但无论是京房还是钱乐之,他们都紧紧攥着三分损益法不放,每隔音律是下一个音律的2/3或者4/3倍数,因为分数是有理数,所以所有的音律都是有理数,从未敢跳出这个范围,去无理数的世界里去尝试一下,所以仍存在不能返宫和音律不等距的问题。”

家乡是什么?其实就是心里最牵挂的地方,愿答主和我还有其他漂泊的人终能找到那份归属感,淡忘“乡愁”。

“你在家吧!你李姨你还记得不?上次我托她给你介绍个对象,她刚给我打电话了,这周末你有时间见见吗?”

“难道没有人跳出三分损益法去寻找答案呢?”

△余光中《乡愁》胡艺岩书画作品

“哎呀,妈,我不见,我不见,你别自作主张,谁说我要再婚的呀?”

“有,这个人是南北朝的何承天。你还记得吗?我们在谈论祖冲之的时候提到过何承天编制的历法,祖冲之对这个历法进行了修正。”

——回复选自How答主 云知道

“你不再婚?你才多大啊,你想过你下半辈子怎么过吗?”

“哦,我想起来了。”

没事儿就爱压马路的双子座

“我有东东,我把他养大就够了!”

“何承天认为三分损益法之所以不能返宫是因为在起始的黄钟音和终止的清黄钟音之间存在音差,他把这个音差平均分配到十二律当中,在十二律的音差部分形成了一个等差数列,这可以说是抛弃五度相生法的一个例子。”

***

“你一个女人怎么养孩子啊?!再说将来东东大了,娶媳妇儿了,你还舔着脸跟着儿子儿媳吗?你就不为自己打算打算吗?”

“哦,那它的效果怎样呢?”

Q:你们喜欢下雨天吗?我总觉得雨天是个极其浪漫的天气,脑海里总会浮现一些人的脸,一些美好的故事情节。下雨了,你又想起了谁?

“我现在不想想这事儿!”

“嗯,比较接近平均律。不过朱载堉认为何承天的做法是“强使还元,不能取信于人”。”

我也喜欢下雨天,如果下雨天碰上了周末,我就会坐在靠近窗的书桌前,听着雨声放空自己。

“不想想是什么意思?你还等着东东爸跟你复婚吗?我不同意!你要是敢跟他复婚,你就没我这个妈!当初我苦口婆心说过你多少次,不能嫁给他,你不听,现在好了吧!”

“哦,朱载堉的意思是这个反复原理上讲不通?”

有时候,还会想起余光中的那篇《听听那冷雨》。那夹杂着他淡淡乡愁的文字,把普通的雨水斗描述的更加深情。

“妈,我没……”

“对。之后又有人对三分损益法进行了修正,例如刘焯的等差管律,王朴的纯正音阶律,蔡元达十八律。”

“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灰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黯,对于视觉,是一种低沉的安慰。至于雨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由远而近,轻轻重重轻轻,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谁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轮。”这一段是我最爱的文字。

“你没脑子!说啥都不听,三十好几了离婚还带个孩子,你以为自己还能找个多好的呀?!你还当自己是黄花闺女啊!”

“等差数列?我们现在知道音律之间应该是等比数列吧?”

△余光中散文《听听那冷雨》

“妈,你别说了……”

“对,隋朝的刘焯大胆违背三分损益法,构建了音律等差数列,虽然失败了,却为朱载堉打开最终的大门提供了借鉴,除了三分损益法其它方法也可以尝试。”

——回复选自How答主 素食主义羊哈比

“哦,你以为你妈我愿意跟人家低三下四的求人家给你介绍对象吗?我也嫌丢人!你看看人家李姨的闺女,没你长得好,工作也不行,但你看人家现在嫁的多好啊!当初给你介绍那么多好的,你这看不上,那看不上,你非要自己找……”

“朱载堉对前人方法存在的问题都了解吗?”

崇尚素食主义的儿童教育专家

“妈,我先挂了啊,以后再说!”

“他心里一清二楚。虽然新的律法仍是迷雾重重,不过朱载堉对自己信心十足。他把自己创建的方法称为新法,而之前的叫旧法。”

范伯群

6、

“新法比旧法好在哪里呢?”

2017.12.10逝世  享年86岁  代表作《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

她飞快的摁断了通话,心里烦躁不已,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快要7点半了。她快步走回窗前,刚才那几个孩子早已不见踪影,似乎是跑到不远处的儿童乐园玩了起来,隐约传来阵阵嬉笑尖叫声,刺耳极了,搅的心烦。

“朱载堉认为新法相邻两个音律之间的比值更加准确,所以叫密率。后人把朱载堉的方法称为新法密率。”

Q:你们大学的时候都是出于什么目的去选公选课或者通识课的?每每到选课的时候大家好像都会一窝蜂的报某几门特别好过的课程。

她想起了手里还攥着手机,于是就给儿子的班主任打了个电话,班主任说今天学校的兴趣班老师请假,学生们早就放学了。不过班主任给了她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儿子放学是跟同班同学罗北北一起走的。

“旧法往而不返,别造新法。” --《律吕精义·内篇》

公选课这种东西,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凭兴趣选的。个人比较喜欢文学,所以大学的时候选过一门东方文学史。

罗北北?是儿子新交的朋友吗?最近工作太忙,每晚回到家都是着急忙慌的给儿子做饭,又急吼吼的催他吃完写作业,学校布置的作业也多,写完作业都晚上10点多了,也就赶紧洗洗睡了。好长时间都没跟儿子交流了,看来儿子在学校适应的还可以,朋友都交了。

“这个密率就是上次我们说过的1.059... 后面有24位小数吗?”

其中有一课,公选课老师在临下课前推荐我们去看一看《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这本是由苏州大学中文系教授范伯群主编的,他将“通俗文学”纳入了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视域,体现出所认为的两种不同文学形式的互补作用,认为“正确的做法是‘因势利导’,造成一个‘良性循环’的态势,达成‘互补’的共同繁荣的大好局面”。

可是这个罗北北是个什么样儿的孩子呢?家庭环境好吗?是那种调皮捣蛋,会带坏儿子的那种吗?嗯,看来很有可能,以前儿子多听话呀,放了学都知道回家,现在这都几点了,还在外面疯玩,还学会了撒谎,不行!得找儿子去!

“对,就是我们上次说的对2先两次平方,然后开三次方得到的。”

如果你也是文学爱好者,推荐你可以看看这本文学史。

7、

“奇怪了,在加减乘除、乘方、开方这么多中运算方式中,朱载堉是怎么想到开方运算的,而且是先开平方、再开平方,然后开立方的?莫非他有神助?” 学生不解地问道。

△范伯群主编《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

她来不及多想,赶紧从衣架上取了外套匆忙套上,在玄关处换了鞋,刚把手搭在门把手上,诶?不对!去哪找呢?也不知道他们在哪玩?也不知道罗北北家在哪?这不是大海捞针嘛!

“其实朱载堉本来也是相信三分损益法的,因为这个阵营声势浩大,为首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学者朱熹。”

——回复选自How答主 槿

一时间,她急的鼻尖上冒出了微小的水珠,在客厅里来回打转。怎么办?难道要报警吗?儿子这么晚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这么一想,头上也开始冒汗了,就在这时,突然有钥匙插锁眼的声音。

“哦,朱熹啊,一代理学宗师呢!” 学生惊叹道。

久雨初睛喜欲迷,青鞋踏遍舍东西

她死死的盯着门口,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进来,是儿子回来了。儿子一看她站在客厅中间,喊了声:“妈妈”,声音还有点喘,不过略带兴奋。她铁青着脸,一字一顿的问:“玩的开心吗?”

“嗯,朱载堉冥思苦想古代的音律,可是久久不得其解。一天他抚琴放松一下。在悠扬的琴声中,朱载堉思绪开始在音乐中飘散开来。长久的音乐训练让他的耳朵异常灵敏,他似乎不是用耳朵来听音乐,而是直接用心灵来体察音律。”

黄易

“嗯……妈妈,你猜我……”儿子似乎还没从兴奋劲儿中缓过神儿来,她气不打一处来:“知道妈妈在等你吗?”,儿子好像看出了她的怒气,小心的说着“知道……”。

“这境界一般人难以达到。”

2017.04.05逝世  享年65岁  代表作《寻秦记》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生日快乐,芳华犹在

上一篇:奥门金沙网址倘使空白碾过记忆,创业所经历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