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那个夏天杀了她,小儿常见病之发烧
分类:技术

张楚是在半夜接到那个电话的。

图片 1

其实这个题目有点不准确,因为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发烧它本身不是疾病,而是人体对抗感染的一个防御机制,体温升高可以减少孩子体内微生物的复制和繁殖,也可以提高人体的炎症反应,有利于致病微生物的清除,所以于人体应该是有利的。

张楚是个律师,是个30岁的未婚女人。在这个闻名世界的性别歧视严重的行业里,生生地,凭自己站住了脚。

一个月前

但是为什么我们很多人却会谈“烧”色变呢?我们到底要采取什么有效的措施呢?

手上现在的案子,是富商周慕年身后的财产分配案。富商早年发迹食品行业,转战地产业之后赚的盆满钵满,却一朝暴毙。留下27岁的如花美眷,虎狼一样的两个儿子,凶悍的女儿,以及产权不明的庞大产业。

杜莹莹

杜莹莹坐在麦当劳的落地窗前望着外面油绿的槐树和剪得圆圆的灌木丛发呆,丝毫没有认真听对面的李静初的抱怨。

“天天上班比上坟心里还难受,至少坟头是安静的,不会天天哔哔你。这倒好,天天在你面前蹦迪花式哔哔。”李静初一脸的忧愁。

杜莹莹拿起汉堡咬了口淡淡的说:“你说你们部门除了你,韩哲还能哔哔谁。俩比她资历老的不能动,富二代和关系户不敢动,当然就指着你一个人了。”

“可我也是人啊,每天给我那么多活,我真的要疯了。”

“换啊,你学历又高,干这个干嘛。”

“不行啊,家里不让换,毕竟明年要结婚。这个社会说是男女平等,但一落实到大龄女性找工作上根本还是不平等。或许所有公司都希望全世界的女人都不孕不育不婚不嫁,还都是灭绝师太属性,不谈恋爱,只谈工作。”

又是这个。

杜莹莹已经习惯了李静初的日常吐槽。她们两个人是同时入职的同事,杜莹莹在市场部做助理,李静初在行政部。因为年纪相近,又是一起参加的培训,工作上往来也很多,两个人很快成为了形影不离的朋友。每天中午两个人都要凑在一起吃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每天中午也就成了李静初的吐槽时间。

“那还能怎么办,钱难挣屎难吃,为了挣钱咱们只能连屎都吃。谁不这样,你已经很幸福了,至少比起大多数人而言。你想,你有稳定工作,爱你的男朋友,和睦的家庭,长的有可爱,人见人爱的。”杜莹莹有些烦了,有些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你这么说好像是……我应该学会知足,不应该老抱怨。对不起,老是给你负能量。”李静初立刻道歉。

“没事,都习惯了。哎,你比我这个大龄单身女青年强多了。你有男朋友了还那么人见人爱,不还有个高帅富追你吗,哪像我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男神,都没跟他说上一句话。”杜莹莹说着趴在了桌子上,脑中都是刘凯的影子。

刘凯是策划部新来的企划,有着长长的睫毛,干净而阳光的微笑,好像从漫画里走出的标准学长式人物。只见了一面,杜莹莹就喜欢上了他。可惜业务没有交集,她连一句话都搭不上。这个秘密杜莹莹本来不想告诉李静初,但所有入职新员工都要去她那里办事,她肯定知道些他的情况。

“谁啊谁啊,你都没告诉我啊。”李静初来了精神。

杜莹莹小心的把刘凯的名字说了出来,李静初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让她有些不高兴。有什么可惊讶的。就跟刘凯比她男朋友林涛低端了一样。杜莹莹不满的把头偏向一边,大口喝着可乐。

“刘凯上星期来我这里办事,欠了我顿饭,要不要晚上一起?”李静初眨着大眼睛。

杜莹莹高兴地差点跳起来,但为了不在李静初面前丢面子,故作冷静的说:“看时间吧,应该可以。”

回到办公室后,杜莹莹就开始为晚上吃饭做准备。不断地和李静初发信息,询问刘凯的喜好,还让她给刘凯的朋友圈截图,好做研究。一下午,为了能多跟刘凯有共同话题,杜莹莹做足了准备。她还拉了个群,让闺蜜们帮自己分析刘凯的朋友圈。

“晚上我会早点走的,给你们制造机会,加油!”李静初给杜莹莹了条微信。

杜莹莹感动极了,决定明天请李静初吃她最喜欢的樱桃重乳酪蛋糕。

直到杜莹莹闺蜜群集体发来了质疑。

“你那个同事早知道你俩都单身干嘛不给你们介绍下?非得你说了,她才说你男神要请她吃饭,要不然是不是就不会说了,自己收了?”

“我看你男神朋友圈里她还点了不少赞,没准俩人还经常互动。莹莹,你这同事该不会是个绿茶婊吧。”

“总觉得很奇怪,她有男朋友了,还让别的男的请自己吃饭。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为好。”

“对啊,你太单纯了,别到时候你是绿叶,她是红花,就为了衬托她。”

杜莹莹的心沉了一下。仔细回想,李静初确实和平常有些不一样,化了淡妆,穿的也比平常要好看些,身上还喷了些香水。这么说的话很可疑,要是只是一般关系的话干嘛要这么特意的打扮。杜莹莹开始让李静初把每一条朋友圈都打开截图给她。

果然,在刘凯的朋友圈下面有不少两个人的互动。杜莹莹觉得心里难受极了,为什么有男朋友了还这样?外面有个暧昧对象就得了,新来的员工也不放过。

原本的期待被浓厚的恶心所替代。她的手机不断地亮起,李静初正在按照她的要求一条条发过截图。越看那些截图她越生气,心里越发闷。

晚上的时候,化妆化的漂漂亮亮的杜莹莹跟着李静初来到了吃饭的地方,那是一家韩式烤肉馆。刘凯穿着白色的T恤衫坐在那里等着她们。在经过一番介绍后,刘凯微笑着冲杜莹莹点了点头。

瞬间,白天所有的不快都一扫而净。

“静初,你们看看吃什么?这儿的牛肉好吃。”刘凯将菜单递给了李静初,杜莹莹看着两个人,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多余的。

李静初感觉出了什么,将菜单摊开在她和杜莹莹面前。杜莹莹假装看着菜,时不时用余光瞟几眼刘凯。刘凯深邃的眼神让她沉醉,她不敢直视他,只能偷偷地看着。

杜莹莹之前做的准备都没用,刘凯一直在问李静初工作方面的事情,让她一点都插不上嘴。她觉得很不自在,总觉得自己好像是个衬托物。闺蜜说过的话在心中翻腾,似乎每一条都能对应的上。

为什么自己没能早发现呢?真是太傻了,废了一下午的劲儿结果到这儿给人做陪衬来了。

刘凯托着腮看着李静初微笑着,那个笑容杜莹莹多么希望是给自己的。李静初也在那边笑着说话,只有杜莹莹是多余的。她只好百无聊赖的吃着烤肉,给两个人夹,好像一个服务员。

过了有那么一会儿,李静初可能发现了杜莹莹不太高兴,立刻转变了话题,问起了刘凯兴趣爱好方面的东西。这下杜莹莹可能搭上话了,终于能和男神聊上几句。李静初在这个时候闭上了嘴,专心的玩手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她以闺蜜找自己有事儿为理由想要先走。就在杜莹莹觉得终于要有独处机会时,刘凯却站了起来。

“那一起走吧,我也吃得差不多了,你怎么走?”刘凯问。

“赵新航接你吗?”杜莹莹刚说出口,立刻感觉自己不该说。

李静初瞪了她一眼,“坐地铁。”

“我也坐地铁,一起吧。”刘凯说。

李静初拉住杜莹莹,“莹莹也坐,一起走吧。”

杜莹莹尴尬的笑了下,心里十分的不爽。为什么和刘凯聊了那么半天,他却只记得和李静初走。杜莹莹越想心里越不舒服,抢着跟刘凯说话。但刘凯好像只是礼貌的在微笑,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到了地铁站,杜莹莹故意说自己家和刘凯家是一个方向,只为了可以和刘凯多呆一会儿。下了地铁后,已经很晚了,她只能打车回家。一路上闺蜜们问她怎么样,她哭着给她们发信息,告诉她们全都被她们说对了。杜莹莹哭着,埋怨着自己的傻,也埋怨着老天的不公平,给了李静初一片上好的桃林,却把自己扔在了荒漠。

回到家后,她收到了李静初的信息,却一点也不想回,把手机扔在一边发了个朋友圈就去睡觉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整个人依旧浑浑噩噩,想找无数个理由从策划部路过,偶遇下刘凯。但是又没有一个理由成立,她纠结的坐在工位,遥望着密密麻麻的工位,看不到刘凯的身影。

李静初给她发信息,问她想吃什么。杜莹莹不想和她说话,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珍惜的朋友会真的是绿茶婊,她总以为公司里面会有真的友谊,没想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杜莹莹又怕不回她信息,她会跑过来,就随便说了句不舒服想睡觉。

中午的时候,杜莹莹自己叫了外卖,她和李静初一样都喝办公室的环境格格不入,在本部门没什么朋友。正在她等外卖时,李静初却来了,拎着一兜子的零食。

“莹莹,你还好吗?是昨天受凉了吗?”李静初睁着大眼睛看着她,“这是给你买的,要是不想出去吃的话就吃点这些吧,别饿着。”

杜莹莹惭愧的接过塑料袋,打开后看到里面都是自己最喜欢吃的零食,她不好意思的看着李静初,想要和她道歉,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不舒服就好好休息,我先去忙啦,今天的活儿特别多。”说着,李静初一蹦一跳的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杜莹莹心里很不爽滋味。明明李静初对自己这么好,什么都想着自己,自己却这么多疑,把她想的那么坏。明明她把自己当朋友,自己却对她那样。杜莹莹打开一包零食,吃了几口,抓起手机开始给李静初发信息。发了几句后,杜莹莹觉得自己这样还是不太好,就走出公司去给李静初买了桶她最喜欢的冰激凌,顺便慰问下中午加班的她。

刚走到行政部,杜莹莹就愣住了。她看到刘凯正坐在李静初的身边,旁边还放着两杯一模一样的奶茶。

刹那间,她感觉自己的心比手上的冰激凌还要凉,她看着那两个人,心碎的感觉将她包围。

原来,都是骗我的。

杜莹莹想着,快步走回了工位。

下一章

看着平时活泼乱跳的小人儿焉焉的躺在你的怀里,听着各种发烧可能烧坏脑子,烧坏心脏,可能烧惊厥的谣言,你可能不得不担心,而且发烧的原因有时候很难判定。

一家人的难缠远出张楚意料。但越是难缠,便越是有利可图。这是行规。

记得几年前我有一次莫名的发烧了,39度多,当时老公带我去医院做了各项检查,查血查尿查白带,做肺部ct,全部结果都是正常的,查不出来原因,医生建议我住院,当时朵妹才几个月,我不想住院,征询了姐姐(姐姐姐夫都是医生)的意见,考虑到自己平时身体素质还不错,决定回家多喝水观察一晚上,结果第二天起来神清气爽,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张楚的失眠症日渐严重,意识每日挣扎到凌晨才肯薄薄睡去。

所以你看,有的时候发烧就是查不出来原因的。虽然发烧对人体是有利的,而且发烧也有一个反复的过程,但是会引起人体不适的感觉,而我们吃退烧药就是为了降低这种不适的感觉。所以,请注意,吃退烧药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降低人体的不适度,而且它的起效时间一般要半个到一个小时左右,也不能让人体恢复到正常的体温,不要着急,给孩子一点恢复的时间。

梦境里滴滴答答的声音,像一颗细小的钉子,一点一点地楔入她的神经。她醒过来,终于反应过来那是手机的滴答声。

这里有关于发烧的几点恐慌请我们正确对待:

毫无意识地接起电话,“楚楚,你爸进医院了,脑溢血,你快回来吧。”

一,发烧并不会烧坏脑子,因为人体体温受下丘脑的体温中枢控制,除非你刻意捂热,不然发烧很少会超过41摄氏度,发烧然后脑子出了问题的有可能是脑膜炎引起的发烧,导致问题的是脑膜炎本身而不是发烧。

好像是梦里。女人的声音温婉悲伤,哀哀而鸣。

二,孩子发烧是否惊厥和用不用退烧药没有关系,而和孩子体质还有遗传因素有关系,热性惊厥主要发生在体温的变化阶段,退烧药不能预防抽筋。如果孩子发生惊厥了,应该让她平躺,侧卧,不要硬给孩子嘴里塞东西。

苏姨。

三,发烧不会让心脏坏掉,但是发烧的确会加快新陈代谢,增加氧气的消耗量,加重心脏的负担,对健康孩子基本没影响,但是对心脏天生有缺陷的孩子可以积极退烧。

张楚三岁时,母亲死于一场车祸。一年后爸爸娶了现在这个女人,她叫她苏姨,一叫二十六年。

四,不能用酒精物理降温,因为孩子皮肤娇嫩,酒精可能经皮吸收引起中毒。

她美丽温婉,眼睛里总是蓄着温暖的光。

五,不建议交替使用退烧药来给宝宝退烧,因为可能造成药物过量引起肝肾损伤,你要知道我们使用退烧药的目的就是降低宝宝的不适度,而不是为了恢复正常体温,更不能治病。

他们才是琴瑟和鸣的一家人,苏姨生了一儿一女,共享天伦的时候,也没她什么事儿。

六,吊瓶输液主要用于严重细菌感染,不能进食,中重度脱水等情况,不是针对退烧,所以退烧的话口服布洛芬或者对乙酰氨基酚就可以了,不必打针或输液,效果一般而且风险大,可以拒绝医生开的安乃近类似的退烧药,这个可能引起重度贫血,多个国家已禁用。

张楚走出机场时候,是十二月里暮气涌动的黄昏。

七,物理降温,比如贴退烧贴,毛巾贴敷,泡热水澡等效果有限,如果宝宝喜欢无可厚非,否则不必强求,怎么舒服怎么来。

远处是华灯初上的城市,背后是旷远无边的天空,飞机偶尔飞过,划伤天际。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张楚刚刚走进医院,苏姨就远远地迎了上来,眼睛微肿,发丝蓬乱,已经不是记忆里那个永远整齐漂亮的妇人了。

首先三个月内的孩子发烧,不用考虑,送医院,宝宝的抵抗力比较弱,病情发展快,去医院是你最放心的选择。2岁以内的孩子持续发烧超过24小时,2岁以上的孩子持续发烧超过3天也应该去医院,发烧不可能,可能的是可能引起发烧的原因。

病房里的张胜军依然昏迷未醒,面颊焦黄浮肿,鼻间连着陌生仪器,也不是那个声如洪钟的中年男人了。

然后如果宝宝不属于持续发烧,我们要做的就是关注孩子的精神状态,警惕一些严重疾病,孩子明显不舒服之前(一般认为38度5,但是每个孩子舒适度也不一样,有的39度一样蹦蹦跳跳),降温(吃布洛芬或者对乙酰氨基酚,选择她喜欢的物理降温方式),反正孩子怎么舒服怎么来。

张楚眼眶干涩,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我再强调一下,我们做父母的了解这些医学知识并不是要替代医生的作用,而是现在医疗环境复杂,医患事件频出,迁就患者+保护自己成为很多医生的选择,而我们学习一些常规的医学知识和护理方法,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我们的孩子,毕竟,在医生眼里,每个孩子都是无差别的,而于我们,她们就是唯一。

那些年,她像被闷在一口深不见底的井里,冰冷彻骨又无法呼救。除了生命,他就只给了她无边无尽的指责,羞辱,和谩骂。

而且我一般不会选择小诊所或者药店随便拿药解决问题,大医院合作的药品单位至少都是做过很多次临床试验才会准许上市的大型制药企业,而且受到多层监管,出了事医院也会全权负责,而小诊所或者药店呢?

人生一首逐梦令。他再不是那个剑眉星目,昂首阔步的壮年男人。常年醉心烟酒,张胜军的脸色呈现一种枯萎的黄,深深的法令纹,像被刀划过一样深刻。

自从亲历了小朵妹同学在一个小诊所输液去世,相关负责人员逃跑追责无门后,我更加坚定了自己学习医疗知识和常规护理的决心,与大家同勉。

本文由奥门金沙网址发布于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谁在那个夏天杀了她,小儿常见病之发烧

上一篇:一个草根创业者的沉浮录,游戏化思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